众诚速配
广告
展会信息港展会大全

除了青年导师和投资人 李开复还是人工智能专家
来源:互联网   发布日期:2016-07-29 14:15   浏览:7590次  值班编辑QQ: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邱智丽 [人工智能更适用于拥有大数据基础,且数据量可以实现自我推动的公司。应用领域相对封闭和客观,且每一个判断最后的对与错都可以反馈给系统,进行更深入的学习。] [截至2015年9月,创新工场已审阅了超过2500个项目,投资孵化了200个项目和公司,总投资
 

邱智丽

[“人工智能更适用于拥有大数据基础,且数据量可以实现自我推动的公司。应用领域相对封闭和客观,且每一个判断最后的对与错都可以反馈给系统,进行更深入的学习。”]

[截至2015年9月,创新工场已审阅了超过2500个项目,投资孵化了200个项目和公司,总投资额接近4亿美元,其中已有12个项目实现退出。]

[最近一年里,创新工场投资了25家人工智能公司,接近1亿美元。其中包括专注机器视觉的“旷视科技(Face++)”;家庭陪伴智能机器人“小鱼在家”;人工智能技术与服务提供商“第四范式”;无人驾驶技术“驭势无人”等。]

[根据私募通年报数据,2015年中国天使投资市场共新募集完成124只基金,披露金额共计203.57亿元人民币,较2014年分别同比增长217.95%和209.94%。]

自康复至今,青年导师李开复在很长一段时间内被媒体解读为励志楷模和人生感悟专家,峰会论坛、高校演讲、电视节目里关于李开复抗癌的故事被一次又一次提及,以至于人们可能忽略了他的另一重身份——投资人和人工智能专家。

专注于早期阶段投资的创新工场运营将满7年,作为创新工场的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康复后的李开复将更多精力投放于此。一位接近李开复的人士告诉《第一财经日报》记者,李开复基本没有“gaptime”,行程总是满满当当,很多采访都是在赶赴某个工作地点的路程上完成的。

忙碌之余,让他颇感欣慰的是,截至2015年9月,创新工场已审阅了超过2500个项目,投资孵化了200个项目和公司,总投资额接近4亿美元,其中已有12个项目实现退出。投资公司中估值过亿美元的项目超过25个,估值最高的项目是美图,已超过38亿美元。

在第三波互联网浪潮下,技术出身的李开复得以回归“创新工场的产品就是更多的高科技产品”这一初心,投身于人工智能大数据云计算等前沿科技领域,而这些技术创新正是中国当前“破局”创新创业红海的关键。

投资转向

过去的几年,伴随上一波互联网浪潮,创新工场在消费互联网电子商务、移动互联网等热门领域频频出手,这些创新往往集中于商业模式创新,投资回报率高但技术创新相对较弱。

许多小有名气的中国互联网公司,诸如豌豆荚、知乎、Face++、蜻蜓FM、暴走漫画、糗事百科、SNH48背后,都有李开复和创新工场的身影。

AlphaGo与李世石的人机大战,为大众普及了人工智能概念,也让该技术成为引领各个行业不可或缺的一项新锐科技。今年年初,李开复亲自带队100人奔赴硅谷进行了15天的科技创新考察。苹果、谷歌、Facebook、Airbnb、特斯拉、YC孵化器,这些硅谷最前沿的技术和正在发生的科技趋势,让李开复对投资有了新的思索。

在李开复看来,在人工智能领域,美国的公司更侧重于打造一家科技驱动型公司,即将研发重点落脚于技术,把技术打造成一个工具和平台,让更多的人可以应用。在中国,人们则更关注人工智能技术能够立即应用于哪些领域。

美国是技术导向、中国是应用导向。”李开复解释道。

除了人民币基金之外,创新工场的资金构成还包含美元基金。目前,第二只美元基金已经完成募集,募集金额为2.75亿美元。面对中美人工智能创新创业领域的差异,创新工场也相应地实施了差异化投资策略。

美国,创新工场倾向于投资纯科技公司,尤其是可以进行全球化应用的技术创新。虽然美国互联网公司在国内落地鲜有成功,但李开复认为,将纯技术类公司作为一个技术授权,或者以合作方式带入国内,帮助其寻找合作伙伴,而非用户,这种路径更为可行。

国内是其更大的投资标的,据李开复介绍,创新工场四分之三的投资项目在国内,从投资金额而言,大约95%在国内,在人工智能领域,国内投资更关注哪些应用可以借助人工智能产生价值。

发展隐忧

最近一年里,创新工场投资了25家人工智能公司,接近1亿美元。其中包括专注机器视觉的“旷视科技(Face++)”;家庭陪伴智能机器人“小鱼在家”;人工智能技术与服务提供商“第四范式”;无人驾驶技术“驭势无人”等。

人工智能要实现井喷普及到每一个人,还需要3~5年的时间。”李开复向《第一财经日报》表示,早期投资加前沿技术,如何平衡技术潜力和商业前景,这对投资人提出了更为严苛的要求。

以火爆全球的机器人研发制作公司波士顿动力为例,虽然技术过硬,但谷歌决定将其出售最重要的原因在于,运动型机器人的商业化前景不够清晰,而集团化运作的Alphabet不想再供养这个花钱不讨好的机器人公司。

对此,李开复认为,波士顿动力本来就不是一个有商业目标的公司,其大部分启动基金都由美国国防部提供,因此一直就没有特别大的商业想象力。“作为纯技术创业公司,如果用商业应用来压抑它,就无法让它真正发挥了。”

一个有趣的细节是,李开复透露,自己在卡内基梅隆大学做助理教授时,波士顿动力的创建者MarcRaibert教授就在其隔壁办公室。

“它是很好的科研项目,但可能不是好的投资标的。”李开复说,“从投资角度而言,我们非常强的商业逻辑就是,如果要做产品,那就一定要产生商业价值。”

例如针对一款拟人机器人,他会问创业者这个机器人会产生哪些价值;如果是安保或陪伴,他会紧随其后地追问,这个东西真的需要两只脚吗,为什么不能用四个轮子或者一个圆盘替代,嘴巴、鼻子的设置如果不能带来用户期望的功能为何要设置等。

“一系列追问的背后直指一个方向确保这个东西是用最低的成本产生最高的价值,并针对用户的最强需求能做到足够好。”

人工智能要想实现商业化需要更明晰的定位:人工智能是辅助而非取代人,让用户更为自然地提供大数据,且找到具体的领域和应用场景。

对机器是否会取代人脑抑或伤害人类的担忧,李开复表示,在没有足够科学依据的时候自己不想做虚幻的假设,这也是为什么他并不喜欢《HER》这类的电影主题,“太过于专注机器有自己的意识,要来统治奴隶,或者残害甚至消灭人群。”

“当一家公司拥有数据,又拥有资金,且高薪聘来海内外顶尖的人工智能专家,接下来是否会在某些领域造成垄断式竞争,阻止其他公司创新。”与人工智能是否会欺骗人,甚至取代人类等问题相比,日后大数据是否会为某个巨头所控制,包括用户个人隐私问题如何保障,才是李开复更为担心的。

想象空间

虽然人工智能可以在很多领域产生价值,但远未达到一个平台化的概念,它还不能像iOS或安卓开发软件一样,可以将复杂的技术隐藏于平台下面,开发者在平台上就能打造出苹果或者安卓应用。

在李开复看来,人工智能远未达到这个状态,这也决定了在人工智能领域不能找几个只懂商业应用的人来做,还需要懂技术的专家进来。在国内,创新工场的投资标准是“有大数据机器学习的专才,且懂行业应用,这是我们想要投资的领域。”李开复向《第一财经日报》表示。

人工智能技术将首先从专业性较强的细分领域开始应用,随着数据库的积累和算法进步渐渐拓展到生活中的各个领域,从而汇聚成为通用智能。在这一过程中能够带动多个产业的发展,逐步打开万亿级别的市常

李开复认为:“10年后,人工智能将取代世界上90%的翻译、记者、助理、保安、司机、销售、客服、交易员、会计、保姆,人工智能加速了重复性的工作被取代,也许还有一个更伟大的含义在背后,人可以寻找到来到这个世界应该做的事情。”

早在1997年,IBM“深蓝”超级计算机也曾击败国际象棋世界冠军,且IBM提出蓝色基因计划,目标是于2019年让超级电脑实现完全模拟人类大脑。不过在随后的商业应用领域,该技术鲜有进展。

在李开复看来,之所以出现这样的问题是深蓝的技术过于垂直,无法实现平台化应用,同时当时的机器计算速度不够快,数据量也不够大。“人工智能更适用于拥有大数据基础,且数据量可以实现自我推动的公司。应用领域相对封闭和客观,且每一个判断最后的对与错都可以反馈给系统,进行更深入的学习。”

就目前现状而言,李开复认为最具价值投资的是大数据领域,具体而言能够最快实现应用是互联网领域,包含推荐引擎、广告、搜索、自然语言等。例如婚恋网站借助人工智能让用户寻找到更适合的另一半;电商平台借此实现更为精准的定向推荐;“用人工智能激活数据的商业价值,实现传统互联网升级。”

更长远而言,三五年后人工智能将在金融领域产生巨大价值。例如券商股票领域的智能高频交易、辅助交易、智能投顾、机器人理财银行保险应用方面包含针对性电话营销、贷款审批、信用卡欺诈。

除此之外,医学领域的自动化读片、自动和辅助诊断、个性化诊断、基因排序;教育领域的学习外语、智能选题,BI、商业流程自动化等领域也都充满了想象空间。

先练内功

自李开复踏足天使投资,整个中国天使投资市场也在以惊人的速度发展。根据私募通年报数据,2015年中国天使投资市场共新募集完成124只基金,披露金额共计203.57亿元人民币,较2014年分别同比增长217.95%和209.94%。市场上共发生2075起天使投资案例,同比增长170.9%。披露金额超过101.88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超过214.9%。

从职业经理人变为创业教父、投资人,与李开复有着相似发展路径的还有另外一批超级天使如徐小平、蔡文胜、雷军、薛蛮子等,他们都有着不平凡的创业经历。

虽然这一阶段的天使投资往往依照个人喜好、情感,毫无规律可言,但这批投资人通过微博迅速明星化、品牌化,成为大投资人,并从个人投资者向机构化、规模化、专业化天使转变。这些投资机构更加关注创业公司的成长期标准和系统化判断,让项目的选择、投资条约、退出渠道更加规范化和成熟化。

同时这些大天使们也在走向合作。站在整个创投产业链的最前端,天使投资高回报的同时也伴随着高风险、高失败率等特征,通过合投的方式可以拓展资源并分散风险。根据投中研究院数据,2016年天使投资过半通过合投完成。

在此之前,李开复曾联合徐小平、蔡文胜发起创业辅助计划“群英会”,“多年以前投资人高不可攀,但现在投资人很多,竞争也很激烈,投资人也开始协同作战。”此前蔡文胜向《第一财经日报》记者表示。

在天使投资2.0时代,行业趋势基本都能看明白,投赛道的方式显然将付出越来越多的成本。对于创业者而言,天使投资人的个人魅力将不再是打动领先创业者的唯一因素,投资人对技术创新的理解程度、对行业资源的整合能力等,都更为影响创业者的选择。

李开复在文章《创新工场为什么看好人工智能》一文中写道:“我个人有幸在三十年前开始做人工智能,但可惜的是当时数据不够,所以并没有做太多超越人类的事情。所以各方面我们可以看到对弈只是游戏的领域,它本身并不带来巨大的商业价值。”

在国内外人工智能领域发展突飞猛进的当下,在大学时期就开发出“非特定人连续语音识别系统”和“奥赛罗”人机对弈系统的李开复,其人工智能的技术背景和丰富的投资经历,无疑会吸引更多该领域的创业者。

“做天使投资,先练内功。”李开复表示,“我们手中不能只有最好的行业经验分析,而是需要努力达成全产业链的资源整合或者是资源的合作互补,等于投资+投后+产业资源+二级市常”在李开复看来,这是创新工场找回初心,亦是继续出发的新挑战。

登陆 | 注册 欢迎登陆本站,认识更多朋友,获得更多精彩内容推荐!

赞助本站

人工智能实验室

相关热词: 人工智能 李开复

AiLab云推荐
本月热点
展开
Copyright © 2010-2020 AiLab Team. 人工智能实验室 版权所有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公司动态 | 免责声明 | 隐私条款 | 工作机会 | 展会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