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会信息港展会大全

周鸿祎舌战王建宙和安德森:从连接到机器人杀人
来源:互联网   发布日期:2014-11-22 09:42   浏览:6058

在前两天的一个论坛上,360公司董事长周鸿祎和中国移动前董事长王建宙、《连线》杂志前总编辑克里斯安德森展开了一次唇枪舌战,信息量很大,如果你错过了现场那么这几个桥段看完以后,或许能让你脑洞大开。 颠覆商业关系的不仅是免费更是连接 王建宙:在超连
 

在前两天的一个论坛上,360公司董事长周鸿祎和中国移动前董事长王建宙、《连线》杂志前总编辑克里斯·安德森展开了一次唇枪舌战,信息量很大,如果你错过了现场那么这几个桥段看完以后,或许能让你脑洞大开。

颠覆商业关系的不仅是免费更是连接

王建宙:在超连接的世界我们怎么办?最重要的是找准在生态系统中的位置。

周鸿祎:我不太同意王总的意见,我觉得你的同行不再是你的敌人。因为连接关系改变了,闯进来一群人,不管是中国移动还是中国联通敌人变成谷歌、小米。未来是一个跨界的世界,因为连接关系改变了,原来做安全的人,没人想到我做搜索、手机的分发。今天不能定义一个企业做什么,因为你在产业链的位置会发生剧烈的变化。

3D打印和IOT到底谁才是工业革命的机会?

周鸿祎:我认为3D打印目前还是一个噱头。我倒认为IOT技术更可能是形成一个工业革命的机会。

克里斯·安德森:3D打印并不是一个生产制造技术,是一个原形制造技术。3D打印成为工业革命当中的一个激发器、促进器,让大家更好的研究原形,放进云里,大批量生产。因为他们讲同样的语言,规模很容易上升到大批量生产。

360公司董事长舌战安德森和王建宙现场

被免费革了命的运营商会不会死?

周鸿祎:我特别理解运营商的心情,微信做了一个电话本,把运营商上千亿话音业务拿掉,有点像面对葵花宝典。面对几千亿业务的流失,运营商不能放弃话音业务,但是不放弃别人做免费话音、通信、短信,只能慢慢等死。

王建宙:其实我一点都没有紧张,也没有感觉到边缘化,因为我不认为这是一种竞争,我不认为腾讯和中国移动网络是一种竞争,或者和话音是竞争。现在情况不一样了,不是数码摄影去取代胶卷的时候。数码摄影取代胶卷是毁灭性的,胶卷没有了。举一个很简单的例子,我们就象做公路,以前马路上走的是人,后来有了马车,再后来有了汽车,马车也好,汽车也好,路总是需要的,而且汽车比马车需要的路更加多,更加宽。

怎么把产品转换为商业?

王建宙:作为一个互联网的开发商,遇到好的产品但是一时找不到盈利模式的时候怎么办?

周鸿祎:互联网的产品模式很多,但是挣钱模式就这么几种,一是广告,交叉补贴;二是增值服务,像网游。但用户一定是互联网的基础,我认为在互联网上如果你不能想办法得到一个海量用户,就很难往下走。

很多人对商业模式的理解老是有一个误解,认为商业模式在屋里规划出来的,其实所有商业模式不是规划出来的,是探索出来的,但是没有足够用户群的时候,你去想模式,它在屋里怎么都想不出来。用户足够多,就像在肥土,插根扁担都能开花。

就像360当初做免费杀毒的时候也不知道怎么办,通过免费杀毒积累了2亿用户的时候,你想什么模式,都是可探索的。就像腾讯把短信、语音通话都免费了怎么赚钱,其实不用担心,让用户“天天打飞机”都能赚钱。

下一个能颠覆手机的设备是什么?

周鸿祎:现在很多人得了一种病,离开的手机就慌张,三分钟不看手机就觉得少了什么,下一个能颠覆手机的设备是什么?

克里斯·安德森:手机不是一个手机,是网络上的一个节点,是一个桥梁,是你自己和外部世界的一个桥梁。我用的是智能手表,这只是一个开始,不光是一个显示,还有我的睡觉、活动测量。我们刚刚看到一种开始,就是个人领域的网络,能够跟踪我们有形的,像数字生活一样,十年、二十年跟踪我们各种情况,但是对我们周围的东西并没有跟踪,电话只是一个机会,把世界周围引入一个数据,电话就是一个连接物,在屏幕和我的生活之间的连接物,再过五年可能手机不会从我的兜里出来,可能环绕我的周围,嵌入我的眼睛或者眼镜等等。不会每三分钟很紧张、神经质的掏出来看看,它会随着生活流动,就像现在的对话一样。

互联网下一个新的入口机会在哪儿?

主持人:后互联网时代是IOT万物互联时代,这个背景下,互联网下一个新的入口机会在哪儿?

周鸿祎: PC已经OUT了,手机是正在进行时,硬件厂商正在建立一种垂直整合的商业模式,他们会把手机作为入口。下一个入口是什么?我觉得有三个可能,一是IOT的各种设备,无论是眼镜,还是手表,将来手机可穿戴设备方面会被分解掉,以后屏幕无处不在。二是车联网,特斯拉先走了一步,利用碎片时间成为一个接口。三是智能家居,但无线路由未必是入口,它只是一个流量的承载。未来或许家庭机器人是入口。

机器人到底能不能杀人?

主持人:电影里面有机器人控制人类,机器人和人的关系,有没有出现机器人反过来控制人类的可能性?(就在不久前,特斯拉的CEO马斯克也预言未来5-10年机器人会反过来屠杀人类。)

克里斯·安德森:未来洗衣机、面包机也是一个机器人软件也是一个机器人,它可以进行语言的翻译,这不是狭义的机器人机器人本身定义有一点误导,好象这个东西要变成人,很可怕的,替代我们,这个概念有误解。

人工智能则是另外一个概念,或许哪天人工智能过头了,就会超越了我们能够接受的红线。但现在我们看离那条线远的很,我们现在看到所有的这些人工智能都是补充,让我们更快,效率更高,事情做得更好。这个趋势会继续下去,我还没有看到危险。

周鸿祎:互联网不能改变就是有人做的系统一定有漏洞,随着科技的发展,安全的问题不是越来越少,实际上是越来越多。 过去有人劫持你的电脑,你只是丢了文件,但开着智能汽车突然死机了,可能就带来灾难性的事件。

机器人不是外型像人才叫机器人无人机也是机器人,智能设备也是机器人。这里面有两个问题,一是被人渗透了,有可能造成比原来更严重的伤害。二是奇点的问题,人类文明发展到一定程度会不会产生的机器的智慧。未来足够多的设备节点智能化,大量的数据传到云端,云端可能会产生机器的意识或者机器的智慧。一旦产生机器的智慧,从云端控制各个设备,有可能会产生人类不可想象的结果。

登陆 | 注册 欢迎登陆本站,认识更多朋友,获得更多精彩内容推荐!

赞助本站

人工智能实验室
AiLab云推荐
推荐内容
展开
Copyright © 2010-2019 AiLab Team. 人工智能实验室 版权所有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公司动态 | 免责声明 | 隐私条款 | 工作机会 | 展会港